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2192章 等着瞧好戏吧

作品:厉少,夫人又闯祸了|作者:末喜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12-04 17:35:10|下载:厉少,夫人又闯祸了TXT下载
  沈若初本来不想多谈沈怡的事。

  可现在既然皇甫策问了,她就回答道:“沈怡之前跟我关系确实不合,可近段她说自己后悔以前做下的错事,还说看到了范嫱的结果,她很害怕,不想再与我为敌,所以来求我的原谅。”

  皇甫策点头问:“那你原谅她了吗?”

  “沈怡的为人我十分了解,她若不是有利可图,绝对不会低三下四来求情。

  所以我一直纳闷,她来我家里接近我的目的应该不只是这些,但苦于一直没有抓到她的把柄,所以我也不好说什么。”

  “听你这样说,我个人觉得,沈怡十分可疑。”

  皇甫慈经过一番思考后下了定论。

  沈若初也点头应道:“我和叶然都怀疑沈怡跟衍儿失踪的事脱不了干系,叶然还派人去范家,只是也没找到什么证据。

  而且,我还怀疑……”说到这,沈若初话语停顿了一下。

  “你还怀疑什么?”

  皇甫策不由奇怪地问。

  “范蔷可能也有嫌疑,她跟沈怡的关系不简单。”

  皇甫策想了下说:“范司长的女儿?

  我记得她是范夫人所生,按理说跟一个姨娘应该不会有什么关系啊。”

  “我起初也这么想,可有人看到沈怡跟范嫱在一起相处时,俩人的关系看着很不对劲。”

  “那你应该派人盯着她们俩了吧?”

  皇甫策问。

  “是的,一直派人盯着范家,但至今没有结果。”

  皇甫策思考了几秒,突然抬头看了过来,他脸上神色十分认真,问道:“若初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
  “啊,什么?

  我没有……”沈若初惊讶地张了张嘴,脸上有些心虚。

  她的确跟皇甫策隐瞒了一些事情,而这些事事关司鸢的名声,她自然要顾及。

  “范蔷早前一直要害你和司鸢,那是因为她跟司鸢抢兰明珠,可事情过去五年了,兰明珠早已娶了我姐,范蔷到现在难道还不肯放过你们?

  我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牵强。”

  皇甫策仔细分析道。

  沈若初对皇甫策十分佩服。

  她实在没有想到,皇甫策能心细如尘到这种地步。

  可是她实在不愿将司鸢牵扯进来,如果追究缘由,势必要说出司鸢跟扶苏的事,那不是沈若初乐意见到的。

  所以她有些犹豫,她没有继续往下说。

  “你是不是在担心什么?”

  皇甫策问:“你放心,即使你告诉我,我也不会跟人说的。”

  对于皇甫策的承诺,沈若初自是信得过,她想了想,还是决定告诉皇甫策,毕竟衍儿要想找回来,还得仰仗皇甫策的帮忙。

  “好,我告诉你。”

  接下来沈若初将司鸢跟扶苏的关系简单叙说了下,又将上次扶苏因为帮司鸢鸣抱不平,结果驱赶范蔷的事都一并说了。

  听完整件事叙述后,皇甫策才彻底弄清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。

  “如果是这样,那范蔷的确有作案的动机。

  她想要对付司鸢,却又惧怕扶苏的势力,势必要从司鸢身边的人下手,她头一个想要对付的人就是你。”

  皇甫策边想边说道:“范蔷知道沈怡一向跟你不合,于是就想要利用沈怡……”听皇甫策这么一分析,沈若初顿时觉得整个思路都清晰了,她接口道:“刚好沈怡也想向我报仇,俩个人就合谋绑架了衍儿。”

  “对,事情如果是这样,那倒简单了,我们只要抓到范蔷和沈怡中的任何一个,都能从她们嘴里套出有用的信息来。”

  “只可惜,我们现在没有一点证据证明是她们做的。”

  沈若初叹息道。

  皇甫策俊脸上滑过一抹深意:“要证据还不简单。”

  见皇甫策露出熟悉的表情,沈若初不由地一惊,她忙道:“难道你是想……”沈若初对皇甫策太熟悉了,这个男人看似单纯无害,但其实做起事来果敢狠辣,对惹到他的人,一向从不手下留情。

  以他的身份,如果是想对付沈怡和范蔷,简直轻而易举。

  “聪明!”

  皇甫策朝沈若初轻勾了勾唇,露出一抹得意的笑来,“等着瞧好戏吧!”

  “这事千万别闹大了,对你影响也不好。”

  沈若初还是有些担心,毕竟皇甫策身份摆在那,万一出了什么事,皇甫家也不会放过他。

  “我做事,你还不放心?”

  皇甫策故意瘪了瘪嘴,一脸委屈地说。

  沈若初即使心里难过也差点被他逗笑,于是拍了拍他的头,假意安抚道:“嗯嗯,知道你能干,我当然放心了。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!”

  兰家。

  皇甫慈刚从外面回来,就碰到了兰夫人。

  见皇甫慈手里大包小包拎着,兰夫人有些不满,可脸上却又不便表露出来。

  皇甫慈嫁进兰家这么多年,肚子里还是一点音信都没有,整整五年了,就是一棵铁树,也该开花了吧。

  可这皇甫大小姐倒好,一直怀不上孩子,不仅不知道羞愧和反省,反倒整日呼朋唤友出去玩,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。

  要早知道儿子会娶进来这么一个玩意儿,她当年怎么的也要站出来反对这门婚事。

  早知如此,当初还不如让明珠娶了司鸢那丫头呢,哎。

  兰夫人一方面心疼儿子,一方面又忌惮皇甫慈,自她进门,也是一句话都不敢重说,久而久之,倒让她这个婆婆在媳妇面前好似矮了一截。

  这次儿子重病才出院,皇甫慈这个妻子就出去玩到吃晚饭才回来,兰夫人越想越气愤,心里这口气是怎么都咽不下去。

  她于是走上前来,故意说道:“慈儿啊,又出去逛街了?”

  皇甫慈点头笑了下:“是啊,阿妈,您今天没约人打牌吗?”

  一听这话,兰夫人心里头就更气了。

  “我不像你那么看得开,这家里才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我哪有什么心情约人打牌啊。”

  兰夫人脸上适时地流露出一丝难过。

  她难过的同时,还不忘剜了皇甫慈一眼,就是怪她这个做妻子的,一点责任心都没有。

  大事?

  皇甫慈不禁一愣,家里发生什么大事情了?

  怎么她一点都没听说过。

  “家里出什么事了?”

  皇甫慈下意识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