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二百五十一章:负重而行,不忘初心【深夜加更】

作品:我在黄泉有座房|作者:过水看娇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11-29 01:23:49|下载:我在黄泉有座房TXT下载
  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房间里浓烈的药味弥漫在空气中。

  蒙沙的精神状态依旧很糟糕。

  特别是那个外族人潜入寨子的后,他就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。

  如果照着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,要不了几天,村寨就可能会被他一个人给拖垮掉。

  “该死!”

  蒙沙此时心头只恨自己太不中用了。

  如果能再年轻10、不,只需要再让自己年轻5岁。

  或许这个时候,自己也不至于像是个废人一样躺在这里。

  “砰砰砰……”

  一串脚步声越发越近,令蒙沙不禁睁开自己沉重的眼皮。

  自从出了事情后,自己房屋周围已经被人封锁起来。

  想要进来看望自己,是需要经过两重守卫的严格把关才会放行。

  但听脚步声,却没有停顿的意思,能够一路畅通无阻进入自己房间的人,可并不多。

  “嗡!”

  房门被小心推开只需一个人进入的缝隙,当看清楚来者枯瘦的脸颊时,蒙沙逐渐放宽了心神,但脸上神色并不好过。

  “老药,你的药太苦了,能还上一种么?”

  老人闻言,只是低着头笑道:“你知道我的规矩,我从来不强求别人喝药。”

  蒙沙当然清楚这个老伙计的规矩。

  因为他的药特别苦,所以往往都是把药放在桌子上,病人爱喝不喝。

  如果等药凉了,病人还没喝,他就不再等了,药一洒转身就走。

  无奈的摇摇头,躺在床榻上。

  “但你知道,我现在离不开这东西。”

  说着蒙沙把药汤端起来,嗅了一下,不禁困惑道:“今天的药,不一样?你换药方了?”

  老人一怔,随口道:“是,你不是说药苦么,给你换个清淡点的。”

  蒙沙一挑眉头,目光不由再向着老药打量过去:“这不是你的性格啊?”

  面对蒙沙的询问,老人不禁皱起眉头,有些不耐烦道:“不都是为你好么,你快点喝了吧。”

  看到老药一反常态的催促自己,蒙沙的眼神骤然黯淡了少许,看了一眼碗中的药汤,佯装要喝下去的样子,可汤碗刚到嘴边。

  丁小乙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,就像是在骤然间胸口被针刺了一下,接下来心脏部位就传来一种心悸的感觉。

  紧接着就见蒙沙突然将手上的药汤泼向自己,挥动起拳头隔空朝着自己砸过来。

  虽然年迈的体魄,让蒙沙的行动有些迟缓,可蒙沙终究是一名战士。

  多年的搏杀经验,一出手就完全不同于巴萨这样的年轻人。

  一记混合着黑色灵能的铁拳,令他来不及躲闪,只能双手交叉在胸前,激发出灵能硬接下来。

  “砰!砰!砰!砰!”

  明明是一记拳头,可落在自己手臂上时,却像是一翻狂风暴雨般的轰击。

  恐怖力量顿时将他身上衣裳震裂破碎,双手抵挡在身前后退了几步,终于平衡不住重心,被巨大力量顶飞出去,身体像是倒飞出去的炮弹,撞开墙壁飞滚在地面上。

  可以见到一滴滴暗红色的血液顺着指甲缝隙溅落在地面上。

  还不等他站稳,蒙沙的身影已经从房间中冲了出来,喉咙中传出了野兽一般的低沉咆哮声,粗壮结实的双臂根本不像是一个患病老人。

  蒙沙对面前这个外族人已经恨到了骨子里,更清楚绝不能让这家伙逃掉,否则后患无穷。

  这次的机会,完全是这小子太大意了,被自己发现了破绽。

  可下次呢?

  如果不杀掉他,这家伙完全有时间和实力,慢慢的钝刀子割肉,把整个部族拉进深渊!

  其他族人在短暂的愣神后,纷纷涌上来。

  但却被蒙沙厉声呵退开:“别过来!”

  他知道人多不一定能帮上忙,一旦被这家伙抓到缝隙,马上就会隐匿逃跑。

  这绝不是自己希望看到的。

  所以蒙沙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势,决定全力以赴,一定要把人永远留在这里。

  胸前黑色的火焰弥漫出来。

  想要将他拉进自己的灵能空间中。

  “黑狱,八重地坠!”

  伴随着空间扭曲下,丁小乙脸色顿时难看起来,全身像是被束缚上了厚厚的石头一样难以动弹。

  他心里有些后悔答应帮卡伊那,面前这个老东西的实力,可不是之前那个玩火的家伙能比的。

  自己必须认真起来才行。

  果断拿出【制裁】伴随着灵能注入进去后,细长的刀刃上,顿时电光大作。

  “雷犀的能力??”

  蒙沙和大长老的关系非常好,自然很清楚,大长老身边亲伴雷犀的能力。

  惊骇中,就见一道电弧在刀刃上爆发出来“轰”的一声巨响下,雷光将眼前刚刚要形成的灵能空间撕裂开。

  余威不减的劈向蒙沙。

  猝不及防下,蒙沙只能硬接下来,今天就算是拼上自己的老命在这里,也绝不能让这家伙逃走。

  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雷霆闪现,令眼前世界分化成一片黑白。

  一股呛人的硝烟味道缭绕,地面上也被炸得七零八落。

  蒙沙全身还弥漫着一股焦臭味,痛苦的五官都拧在了一起。

  “死吧!”

  丁小乙见状,没有给蒙沙恢复的机会,双刃在手,俯冲向蒙沙。

  但在这时候蒙沙脸上露出了一抹狞笑:“你上当了!”

  话音落下,周围被雷电劈开的空间迅速收拢,仿佛巨大的牢笼,要将丁小乙困进去。

  这里的重量是外界的八倍,一旦进来,即便是巨人也要变成矮子,猎豹也要慢如肥猪。

  可接下来的一幕,却蒙沙的眼珠子马上凸了出来,就见这家伙居然速度完全没有减少,反而以惊人的速度俯冲过来。

  “嗷!!”

  虎啸之声震耳欲聋下,丁小乙犹如猛虎般袭杀而至,转眼就到了自己面前。

  正是手腕上【虎怒】的能力之一,虎扑!

  浑厚的灵能覆盖全身后,这股束缚自己的力量,立刻就减轻了一半。

  这还是自己手下留情的结果,否则凭借自己的灵能,完全可以把蒙沙的灵能空间给撕裂开。

  四倍的重量,对自己吸收过玄同龟甲的人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,只是令自己的手脚僵硬一些而已。

  眼看着已经来不及招架的时候,一道寒光从侧面杀出来,一片片碎裂的冰刃,带着锐利杀气撞向丁小乙。

  “这娘们来真的!”

  心中咒骂卡依那的同时,丁小乙果断唤醒玄同手串,一层蓝色光盾笼罩在自己周围。

  “砰!!”

  绝杀一击,无数冰片瞬间将他身影吞没进去,犹如绞肉机在半空中疯狂旋转起来。

  犹如暴风雪袭来的画面,令周围的人无法睁开双眼。

  “呼呼呼……”

  一片冰霜过后,只见卡依那身影手持刀刃的冲进了。

  顿时就听一声惨叫声后,两道身影从暴雪中冲撞出来,只见卡依那的长刀直刺进丁小乙心口,将人定死在墙壁上。

  突如其来的变故,令所有人都感到意外。

  但当看到那个外族人的尸体,已经在寒冰中被冻成了坚冰后。

  一众人顿时欢呼起来。

  蒙沙心头悬着的那根弦顿时一松,刚要说什么的时候,眼前的世界就开始陷入一片模糊的重影中。

  这尊曾经犹如巨人一样,撑起图蒙部落的战士、族长。

  在这个时候终于坚持不住了。

  身体推金山倒玉柱般的重重倒在地上,顿时打断了众人的欢呼声。

  一众人手忙脚乱的把蒙沙抬进房间,这时候已经没有人顾得上去理会那具冰封的尸体。

  有人不断用灵能为蒙沙吊命。

  折腾了半个小时后,才令蒙沙醒过来,不过眼神里已然没有了之前那般的光彩。

  方才雷霆令他元气大伤,加上本身的病情,自己身体已经承受不住了。

  “卡依那、卡依那。”

  连声呼唤下,卡依那从后面扑倒在蒙沙的床边。

  通红的眼眶,泪珠在她的脸颊上留下两道泪痕。

  蒙沙小心用自己的手指帮她擦掉眼泪:“答应我吧,成为我的儿媳,布兰的妻子,帮他带着部族走向辉煌!”

  图蒙部族短短时间里,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老,又失去了未来的继承者巴萨。

  就连自己都已经快要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,已经活不了多久了。

  这时候部族需要一个人站出来。

  需要自己的儿子布兰回来带领部族。

  但布兰的性格太叛逆了,之前他就在考虑要让卡依那成为自己的儿媳,但顾及到她曾经是大长老的女人,还和巴萨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。

  所以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  但现在,蒙沙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,他必须保证经过这次打击后,图蒙部族依旧能够强盛起来,否则接下来的大战中,部族很可能就会失去了作为先锋军的话语权。

  到时候部族就被动了。

  “好,我答应您,但请您一定要作为我的证婚人,如果可以我甚至愿意用我的寿命来换取您的健康。”

  卡依那说的声泪俱下,令在场的人无不感动。

  蒙沙点点头,就沉沉的睡了过去,相信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,他想要下床都很困难。

  夜晚。

  篝火里的火炭噼里啪啦的作响。

  不时炸开点点星火。

  卡依那换下了守卫后,就站瞭望塔上,静静等待着。

  这时一股凉风吹打在她的脸颊上。

  阴影中丁小乙的身影逐渐清晰起来,盘坐在地上,看着卡依那:“你下手可真够狠的,我差点还以为你打算宰了我。”

  面对丁小乙的抱怨,卡依那没有回应他,而是神情复杂的将【千无面】拿出来还丁小乙。

  至于那具尸体,已经被她带着人扔进了海里,没有人会想到那具尸体,正是消失的族医。

  “你比我想的更年轻!是三代?还是四代?”

  看着面前年轻不像话的脸,卡依那心里居然涌出一点嫉妒的情绪。

  误以为他是某个家族的子孙。

  否则这么年轻,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实力和灵能。

  丁小乙重新把面具带在脸上,不过这次没有再用克鲁屠的脸,而是换做了另外一张陌生的脸庞。

  “你还没有告诉我,飞蛾计划的全部内容呢?”

  作为交易,自己答应帮卡依那做戏,但条件是飞蛾计划的全部内容。

  “我只知道,飞蛾计划被分成三段,破茧、扑火、重生。

  三个计划里,我是第一段,第二段内容我不清楚,但似乎和一种药剂有关。

  第三段重生,似乎是暗指某个人,但我也不清楚,我知道的就这么多。”

  “又是药剂!”

  这个飞蛾计划让他心里很不舒服,因为自己爷爷日记上提及过一些关于飞蛾药剂的信息,所以他才会想要搞清楚,这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事情。

  “最后一个问题……你知道两生花么?”

  “你!!”

  卡依那瞳孔收缩:“你究竟是谁?”

  丁小乙没有回答她,只是看到卡依那的表情一切都明白了。

  重重的叹息后,自己再看向卡依那,这个女人坚强的面容,心里除了敬佩之外,甚至还有一些悲切。

  “之前我一直觉得你不是个好人,我为我之前的想法道歉。”

  “切,不需要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……题……”

  卡依那的看着面前消失不见的丁小乙,轻咬着自己的嘴唇:“算了,祝君好运。”

  说着,她在心里补上一句:“保护区里的人,有你这样的人或许才是真正的幸运。”

  当丁小乙身影逐渐在夜色下重新浮现出来的时候。

  人已经离开了图蒙部落的寨子。

  只身走到那支联盟战士的墓碑前,又让肉球堆起来一个墓堆,多增添一座空坟。

  在墓碑上,亲手刻下一个‘人’并且在左上角,雕刻出一朵双生花。

  曾经雷丁,给自己的那本【除灵志】被他放在卡依那的墓碑前。

  或许这是自己能够为卡依那做的最后一件事。

  他不知道是怎样的信念,支撑着这个女人,抛弃掉一切,甚至是生命的代价来担当这次卧底的任务。

  就如这个飞蛾计划。

  破掉的茧,孕育了飞蛾,那么茧最终的结局,无外乎是被抛弃掉。

  丁小乙长舒口气,这里发生的事情,并没有如自己想的那么痛快刺激。

  甚至让他感到压抑煎熬,怀着复杂的心情,拿出黑铁钥匙,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夜色下,海风吹动着墓碑前,那本除灵志。

  除灵志,第十二页:“如果有一天,世界抛弃了你,族人抛弃了你,请别忘记,我们最初的目的,负重而行,不忘初心。”